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枫阁

紫芸天的世界里与每位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的一生有苦有梦亦有乐,他们的点点滴滴不会随时出现,但他们的每一次出现会在记忆中成为永恒,在经历过这许多的爱恨后,我希望明天有更美的阳光与彩虹。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守护天使我要加倍的努力去呼吸,因为我永远坚信我最棒,我的明天会更好。希望在未来属与我的天空里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盗梦空间》扫盲10件事 我们都需要看两遍  

2010-09-17 05:53:56|  分类: movie,music,bo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超级巨片《盗梦空间》连续三周蝉联北美周末票房冠军,IMDB的分数高达9.3,其中四分之三的投票都给出了匪夷所思的满分,影史口碑排名位居第四,仅次于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、《教父》和《教父2》。究竟这部影片有着怎样的惊人魅力?9月1日,《盗梦空间》登陆内地银幕,我们需要在观看前了解10件事。

1. 这是一场醒不了的梦:叙事顺序不按常理出牌 看片别走神哦

 

看完影片,好似做了一场梦。

 
梦境中的造梦师与男主角

 

  好莱坞近20年所做的最伟大的一件事是:将虚拟技术升级成为还原现实世界的利器。但是,用极致的特效手段和逻辑结构的铺陈,来完整呈现人脑中的意识图景,却并不多见——《盗梦空间》便可称为梦境电影、意识流电影的里程碑之作。

    之前,我们已在《半梦半醒的人生》、《成为约翰-马尔科维奇》、《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》等关乎人脑的经典作品中,接受了意识与现实交叠的叙事概念,但像《盗梦空间》这种直接深入梦境维度的电影,却算是诺兰独一无二的影史贡献。影片的英文直译名“奠基”,大致是指进入梦境的手段,在对象的脑海中植入预设的想法,导致对象在梦醒之后彻底屈服于这种想法。但是,影片中的逻辑是——所谓的盗梦者,必须在多重梦境里反复植入这种想法,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,而这种植入过程,若是实施得不好,则会破坏对象的神经系统。影片在有限的篇幅内,同时展现了超过四层的梦境图景,剧情线索极为复杂,因此在看片前务必了解:此片的叙事顺序是不按常理出牌的,就像我们醒来后,无法将自己的梦境整理清楚一样。

  2.这是一部对剧透者免疫的电影:只看结尾等于什么都没看

  在影评人罗杰-艾伯特看来,《盗梦空间》的整个叙事概念,就如同诺兰经典之作《记忆碎片》男主角莱纳德的内心世界一样:我们只在当下停留,一直尝试着被理解,但始终不知自己身处何处。“生死”和“真爱”都是影片的议题,当然,还有那个“跨国公司”。片中的间谍犯案场面叫人目不暇接,还包括了一场发生在大飞机上的激烈动作戏。这是一部对剧透者免疫的电影:如果你知道它的结尾而不知道它的过程,你就相当于什么都没看。而且如果告诉你剧情的发展过程,这又会产生相当的迷惑。此片的精髓就在于观影过程,在于我们奋力地摸清梦境与现实、梦境中的现实以及没有现实的梦境——这是一个惊人的戏法。

  3.这是一个迷离的爱情故事

 

片中,梅尔经常出现在科布的梦境中。

 
片中,梅尔经常出现在科布的梦境中。

 

  玛里恩-歌迪亚扮演的梅尔,是《盗梦空间》中除了建筑师阿瑞达妮之外,真正意义上的女性角色。这是因为,其一,她并不直接参与该死的盗梦计划;第二,她面容精致,身材爆辣,气质温婉,风情十足,是花瓶的不二人选。梅尔在影片中的主要功能,是尽可能发挥科布的爱情戏份,否则电影中大量诡异和凶暴的画面,将让气氛变得过于冷漠。诺兰自己也表示了感情戏份在片中的重要意义:“我们不能只依赖梦境或记忆的创意来拍摄电影,当我在做《蝙蝠侠前传》时,发现突出情感元素是唤起观众共鸣最好的办法。只有加强了角色的心理和情感背景,那么无论片中发生多怪的事情,观众其实都能接受。”

  4.其实不像《黑客帝国》

  11年前,横空出世的《黑客帝国》曾伴随着“22世纪杀人网络”这个译名,改写了电影叙事方式和银幕上的视觉概念。尤其是影片提出的“矩阵”概念,一时让关乎生命和科学的哲学命题上升到了难以想象的广阔境界。虽然之后的两部续集电影逐渐滑入逻辑深渊,但这都不重要,因为第一部的足够神奇已经改写了历史。

    从这个层面来说,《盗梦空间》在《黑客帝国》之后高调现世,承载的其实也是一种开创历史的意义:用尽可能的技术手段,去描画意识的形态,从而让电影的题材更加丰富,或是以“意识电影”的先锋身份,引发“后《盗梦空间》时代”的跟风创作。不过,《盗梦空间》却并不像《黑客帝国》——因为沃卓斯基当年打造了一部关于心灵干扰、大脑空间的科幻片,仅仅是靠被神秘化了的概念击溃影迷,但诺兰的《盗梦空间》却更注重情感和心理方面的内容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《盗梦空间》里的梦是具备严格逻辑的,叙事方向从未妥协,每一个起承转合都有理有据,影像碎片之间都有紧密关联,这与当年《黑客帝国》最终陷入逻辑深渊有着本质上的差异。

  5.其实有点像《十一罗汉》

 

盗梦小组每个人各怀绝技,

 
盗梦小组成员各怀绝技,群戏模式好似《十一罗汉》

 

  虽然《盗梦空间》的玄机无法用简单的语言概括,但电影中的群戏模式,却让人可以联想到《十一罗汉》的整体感觉,即一群男人联合起来完成一项与盗窃有关的活动。从群戏角色分配的差异性来看,它又有点类似于黑色电影大师朱尔斯-达辛的《男人的争斗》——那场被封为影史经典的彻夜盗窃戏,与《盗梦空间》中一群人忙着“植入”计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 比较令人欣慰的是,诺兰这次使用的全明星阵容,并没有像《十一罗汉》那样只奔着制造噱头而去,每个角色都发挥了重要功能,亦如《nolanfans.com》乔治-卡萨鲁所说:“明星云集的电影总是很让人担心,特别当导演只是个70后的时候。然而,诺兰不但掌控了要命的剧本、高难的技术,更像一名出色的教练,让多位大牌发挥出最好状态。”

  6.继承希区柯克悬念衣钵

 

观影时请注意看梅尔到底存在于何处

 
观影时请注意看梅尔到底存在于何处

 

  在北美影评人看来,《盗梦空间》的潜在气质,其实继承了阿尔弗雷德-希区柯克《迷魂记》的衣钵。《迷魂记》中詹姆斯-斯图尔特扮演的斯考蒂,从高处失足掉下,虽然最终身体完全复原,却患上了恐高症,斯考蒂只好辞职当起了私家侦探。片中将种种难以名状的边缘心理疾病和仪式化的行为,完美地整合到故事情节之中,而《盗梦空间》也把这种带有悬疑力度的元素,融合到了精神和梦境的分析中。此外,《盗梦空间》与《爱德华大夫》也有微妙联系,《爱德华大夫》是利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进行剧情编织的最佳电影文本,《盗梦空间》也同样体现了弗洛伊德理论的可贵之处,就是让人思考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差异。

  7. 超自然的诡异命题

  在诺兰看来,《盗梦空间》的潜在主题是:“你所看到的世界未必都是真实的。”这和当年用超自然梦境来完成叙事的《穆赫兰道》颇为相似,但大卫-林奇“一切都是假的”观点,最终只探讨了狭义上的生命意义,而《盗梦空间》的超自然论则更加宽泛。诺兰早在处女作《跟踪》中,就把现实世界击碎,阐述了类似于梦境内外本我与超我的微妙联系;妇孺皆知的《记忆碎片》则是聚焦于男主角对自我身份的落实、再落实,来说明现实的存在性;到了《致命魔术》,几乎是把前两者的深意结合起来,用一桩貌似超自然的换人大魔术(克里斯蒂安-贝尔一人分饰两角,在同一场景中完成魔术),来论证无数个自我的存在。因此,《盗梦空间》对于超自然的解释将继续延展下去,从巴黎街区的鲜花和书籍漫天横飞,以及艾伦-佩吉用手触摸瞬间碎成片的反射玻璃等场面来看,超自然的吸引力可谓十分凶猛。

  8.只属于诺兰的杰作

  《盗梦空间》只所以能被我们期待到如此热血澎湃的地步,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信任诺兰的个人能力,而这种无条件“信任”又是诺兰在短短12年内,一步一个脚印地获得的——尤其是《黑暗骑士》,让我们震惊于一个导演能在《蝙蝠侠4》已经沦落到金酸莓地步之后,让前传杀到IMDB前三甲,他对电影方向的把握,对特效的理解、对人物的走向、对电影气质的掌控,堪称同龄导演之最。因此,对于这个能把高风险电影玩到云端的商业片高手,我们不得不拿他和詹姆斯-卡梅隆比较,因为那种掏心挖肺的支持率,不是普通导演所能企及的——就像人们总是恶狠狠地期盼卡梅隆赶快失败一次一样,对诺兰的相同诅咒中,其实饱含的只有疼爱。现在,《盗梦空间》已成为克里斯托夫-诺兰继2000年的《记忆碎片》、2005年的《蝙蝠侠前传:开战时刻》、2006年的《魔道争锋》和2008年的《黑暗骑士》之后,第五部进入IMDB网站TOP250的电影,也是排名最高的电影(目前位居第4位),此片已经成为贴着诺兰标签的第一代表作。

  9.特效场面凶猛

 

地平面扭转成90度的场景着实惊人

 
地平面扭转成90度的场景着实惊人

 

  《aintitcool.com》的梅尔-瓦里特曾说:“影片的大部分美元都流向了特效制作和宣传费用。片中整个城市被折叠成X轴和Y轴的压抑场面,绝对是开创性的,它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灾难电影——因为画面所呈现的危险性,与血肉之躯并无太大的关联,神经元的崩溃才是终极悲剧。” 暂且不论影片中彻底摆脱地心引力的巨型水柱和人体、可以90度折叠的城市地皮,单是约瑟夫-格登-莱维特在形同仓鼠滑轮里艰难穿梭的镜头,就足够让人眩晕。当然,这些极具想象力的画面,对诺兰来说其实并不算超长发挥,最重要的是,诺兰借《盗梦空间》一片狠狠地向世人昭告了一件事:哗众取宠的3D模式,并非立体数码时代商业巨片的首选,影像的逼真感才是王道——IMAX的视听效果与画质,无疑与《黑暗骑士》一样登峰造极。

  10.我们都需要看两遍

  《盗梦空间》结束后,当我们望着那个继续旋转的陀螺时,会觉得克里斯托弗-诺兰的这部电影,简直就像一面充满隐喻的镜子,令人根本无法动弹。尤其当你和其他人讨论时,会发现很多细节都错过了,必然想再看一遍。按照好莱坞商业大片的创作规律,一部投资超过2亿美元的电影,在剧情上必然无法承载太多的“指望”——从《阿凡达》最终的口碑来看,它的所谓硬伤还是那个缺乏新意的故事。但,这并不能单纯地责怪詹姆斯-卡梅隆,因为成本与票房之间的固有关系,要求一部电影必须为最大范围内的观众所接受,因此只能承受一定的妥协。换句话说,假如《阿凡达》把智商指数再提升一个档次,票房就可能面临风险。因此,诺兰在拍摄《盗梦空间》时,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委实是需要勇气的。从目前业已盖棺定论的评价,以及全球超过6亿美元的票房来看,《盗梦空间》确实已经打破了好莱坞的商业片诅咒,让“反复观看”与票房效益之间产生了一种合理的纽带,成为影史又一特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