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枫阁

紫芸天的世界里与每位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的一生有苦有梦亦有乐,他们的点点滴滴不会随时出现,但他们的每一次出现会在记忆中成为永恒,在经历过这许多的爱恨后,我希望明天有更美的阳光与彩虹。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守护天使我要加倍的努力去呼吸,因为我永远坚信我最棒,我的明天会更好。希望在未来属与我的天空里

网易考拉推荐

该如何忘记一个你爱的人  

2010-03-05 12:53:43|  分类: 趣味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该如何忘记一个你爱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by未知者

      其实,柴门文在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只问了一个问题:如何可以放弃喜欢的人。 当莉香把名字留在了那个柱子上,留在了完治的名字旁边时,她已经决定了放弃与完治的这段感情,同时,永不放弃的是与喜欢的人有关的回忆...

1.谁是谁

       陈涛是不是爱,或者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“喜欢”何仪,我们谁也不知道。但重要的是,我们谁都知道何仪非常喜欢陈涛,不过她嫁的是别人。

       陈涛曾经说在《午夜巴塞罗那》的Vicky身上,可以找到何仪的影子。据说,Vicky的角色代表了理性的女人,或者说是戴着理性面具,不敢正视自己内心,其实从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。我知道,他错了,何小姐与Vicky的本质区别是:她要赚钱养活自己,而V小姐不需要。这个充分而妥当的理由决定了,何小姐会,也必须比V小姐更知道自己要什么,因为她说,生活终究要move on那何不简单一些呢?

       其实只有工作着的并且需要赚钱养活自己的人,才明白工作足以消磨人的时间和精力,还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情感与幻想。每天累到连表情都没有,又怎么会有闲暇去缅怀逝去的爱情呢?

       真正相恋的人,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冷淡的,在经历了痛苦和恨以后。陈涛与何仪的冷淡,却来得那么快,因为他们是“朋友”,也因为他们都是可以自己在晚上怀念、在心里痛苦,而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又是那么得体而文雅的人。

       关于陈涛,在初恋受挫以后,他就不再认真地谈论自己的感情。他有时候带不同的女人来吃饭,何仪只是这些女人中的一个。但关于谁是谁,究竟有没有哪一个是他真正喜欢的女人,我们不知道,如果要描述何仪有什么特别,那应该是,他们有很多共同的爱好,共同的话题。

      长大了,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,如果他说,我们洗耳恭听,如果他不说,我们也不问。就在这问与不问之间,我们懂得了尊重,懂得了生活的独自承受,也懂得了放弃,看年华老去。

2.喜欢,或者不喜欢

    “他为什么不说他喜欢我?是因为他不喜欢我。”何仪毫不迟疑地自问自答。她是一个需要理由的人,没有理由的时候,她就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,好让自己走下去,愉快并痛快地接受:“嘿,他不喜欢你,别想了,勇敢些。”

      我问她,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?为什么喜欢一定要说出来?她说,为什么不呢?他每天可以说那么多话,研究评论那么多事情,为什么那么简单的话他却说不出来呢?

      为什么,没有办法说:“我喜欢你?”

      年轻的时候,我们迟疑、彷徨、害怕被拒绝,不敢对那个心理默默想念着的人说“我喜欢你”。很多年后,我们仍然为这一句简单的“我喜欢你”殚精竭虑,而又有多少感情,在这样的还未开始前,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何仪又何曾说过她喜欢陈涛。她只是发短信给他——她也从不说出口,因为她不确定,不自信,没有把握,而没有把握的事情,她是不会做的。她说,中国移动有时候信号不好,所以他可能收不到她说她喜欢他的短信,如果收到,也是上帝的意思,反正她是说了。她是这样强词夺理,其实是因为,她那么地不自信不确定,付出的心,是否会有回应。

      其实陈涛是收到的,他的回复是:“谢谢你,让时间来证明这一切吧。”那一刻,何仪已经知道,陈涛不喜欢她。

3.朋友,还是朋友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《恋人絮语》里,罗兰·巴特说:“由此而产生了恋爱的理论:偶然的机会,寂寥,想找个人聊聊。”吃饭,聊天,这是陈涛和何仪在一起的全部记忆。后来何仪说,其实那时候把所有的对话录音下来,倒是可以放给每个朋友分享......我想她是想说,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聊天,但却从未有巴特先生所说的恋人之间的,絮语.

       "其实现在,我也会怀念那段日子,那段好像有了事情就可以找他说话的日子.虽然他是那么地尖酸刻薄、不留情面,但是,能把心事说出来,能得到一个那么有洞察力的解答,真的是很快乐啊!”这些,是何仪对那段日子的,全部的,美好的,回忆了。

       好像有些人,你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是90分,有些人,是70分,而那些70分的快乐,其实永远都不会到90分。而你只有遇见了另外一个可以给你90分的快乐的人,才可以忘记前一个90分,但人生,并不是那么容易遇见90分的人的,所以,才有了牵挂,怀念,和回忆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,我收到何仪的消息,她说,我给他5年的时间,如果5年到了,他再不说他喜欢我,那我就认为他不喜欢我,那我就要嫁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  我默然。很久以后,听到张悬的《关于我爱你》,听到那句:“我得到的都是侥幸啊,我失去的都是人生。”我抿了抿嘴,默然。生活中,真的有些时刻,不知道该说什么,好像很久以前那个女作家说的:“当语言从我的嘴里流溢出来的时候,已经不能覆盖我敏感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   很快的,5年到了,也或许是对这些感到了厌倦和迷惘,何仪决定给自己一个结果。她发了消息给陈涛,说她要结婚了。他说:“我要来找你,现在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她的心里怦怦跳。他等她的事情忙完,来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,他陪着她,去麦当劳吃了宵夜;他陪着她,一边走,一边聊天;他把她送到家,说:“再见,你自己当心”。

        何仪有些失望,她让他不要来的时候,他是那么地坚决;他来了,但什么也没说,又走了。她也不问,如果他不想说,那就不说吧。

4.真的结束了吗

       对于那些不可言说的,我们必须保持沉默。不在沉默里永远沉默,就在沉默里挣扎,感情其实是那么脆弱,每个人,都需要一个可以走下去或者可以干脆放弃的理由。

      那天早上,何仪鼓足勇气,发了消息给陈涛:“你到底喜欢我吗?在今天结束之前,你必须告诉我,如果你不说,我就默认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  这样的限定时间,其实是巨大的挑战,如10:00之于《红与黑》里的于连;又如9:05之于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的完治。因为我们,虽然可以有很多的9:05分,但那些偶然的限定时刻,却足以必然地改变人生。

      我可以想象,对任何人来说,这都将是多么煎熬的一天,好像自己的幸福在别人手里攢着,过往的一幕幕翻来覆去,担心得不得了,好像有些微弱的期待,又似乎更多的是对于命运的未知。

      白天的忙碌让何仪分散了注意力,也从那紧张的心情中稍微缓解了一下。但是到了晚上,当时间迫近的时候,漫天的焦虑一下子涌上来,好像要把她淹没了......她找了好朋友一起吃饭,她坐着,低着头,她觉得,她不会等到他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   何仪打电话给一个朋友,一个她相信的男人,一个像哥哥一样保护着她的人。她语无伦次地说着,他听着,然后他很淡然又很自然地说:“他不喜欢你的,别傻了,忘了这些吧。”她挂了电话,眼泪涌上来,那么多次,那么多次,为了这份从未开始的感情,她总是默默地眼泪涌上来,滑过脸庞,鼻子酸酸,无助得甚至找不到心痛的理由。没有人认为陈涛是喜欢她的,她知道,他们是对的,因为如果喜欢一个人,为什么不说呢?

        有些话,说出去了,就不能再回头了。而生活,只能从那个回答继续下去。当我们直面生活的时候,是多么地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 吃饭,也不知道吃什么,两个女朋友也只是安静地陪着她。因为说什么,都没有用,有时候,不是不知道怎么做,只是感情剧痛。

      何仪知道陈涛不会回复她了,可她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,因为,这将代表他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装傻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她走在街头,漫无目的,不知所措,眼泪流下来,没有声音,她们陪着她,也不做声。

      我了解何仪这样的女孩子,她不会让他看见这些眼泪,她也不会告诉他。正如他以前对她所说:“像你这样的人,即使喜欢的人在面前,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展恋情。”无所谓了,她不会让他看见这些无助、软弱、伤心的时刻,既然他不喜欢她,他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呢?这些时刻,是她自己的痛苦,一种甚至不能言说的痛苦。

    “直到现在,我都默默地流泪,每次想到那些令人愉快的时光,和那些被凝固在空气中的感情,眼泪就会流下来,情不自禁有时竟然是那么令人伤心的事情。但很快,我就恢复了,因为这些,都过去了。”何仪说着,我看见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那些为情所伤的泪水,我知道,她对陈涛的这段情意,是她心上的一个痂,从来没有好过。

       时常有人对这样让人伤感的故事充满了旁观者的好感。但是又有谁知道,这些当事人心中的痛苦。就好像我们都赞叹莉香的洒脱,是否因为我们忘了,莉香在火车上的痛哭?我知道,即使今天再让他们相见,她也会绝口不提这些,她会像往日一样微笑聊天,一样洒脱,因为这些,是她一个人的事情。歌德说:“我爱你,与你无关。”其实,在这样的苦涩与隐晦中,她的痛苦,也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  23:55,他的短信来了:“晚安!”然后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 何仪说后来她也不记得了,只知道她问他为什么说这样一个词用了那么久;而当时,接手一个浩大的工程,只用了一根烟的时间。他回短信说:“因为,我喜欢做生意;但我不想要一个家庭。”

     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  她把这几句话说得很快,但我知道,这些话是如此地铭心刻骨,即使当每个人都让她放弃,即使她也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,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,还是那么地绝望,绝望地绝望......如果知道是这样残酷的结果,也许当初不会这样问。

      或许对陈涛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,与何仪在一起的时光,只不过是所有有意思的时光中的一种,只是她太年轻了,太认真了。或许,对他,这虽然不是个游戏,但也绝对不值得为此而改变自己的生活,他的世界时他自己的,没有人可以进入。

5.生活还要继续

      何仪绝望了,但生活需要继续下去。他们不再相见,不再联系,好像未曾相识,急速地“冷淡”下来。后来她和另一个把她宠得像孩子一样的人结婚了,似乎可以心满意足,却也没有什么值得憧憬的。

      我知道,陈涛仍然在她心里,是一种眷恋。如果不是,她又怎么会常常给他买些很小的礼物,却叫快递送了过去?虽然她解释说那是因为他们对某些东西有共同的爱好而已,但我想,只有把另外一个人放在心里,才会这样地有心意,这样毫不费力地想起,才会有这么多巧合。

      对于爱,我们都是那么地渺小,不敢妄言。我不能回答何仪一直在纠结的那个问题,喜欢,或者不喜欢。或许当有一天我们发现灰色都有那么多种以后,我们便不相信世界只有黑色或者白色,然后,我们也不再相信,只有喜欢和不喜欢。在这看似简单的定义之后,我们的爱情,我们的信仰,我们的生活,又将会如何改变?

      或许人长大了,都学会了保护自己。不接受另外一个人,其实也是nothing to lose,生活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,波澜不惊。但这些毫无着落的情意,又将走向何方?

      有人说,其实爱情就像两个拉皮筋的小孩,最后受伤的总是那个不愿意放手的家伙。如果可以选择,我们是否都不愿意做那个受伤的小孩,因为受伤,会很痛,需要靠自己的力量,好起来。

      我得到的都是侥幸啊,我失去的都是人生。在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背后,是那么多的情意被埋藏,被遗忘,只在暗夜里想起,无处诉说,一个人,忍着痛,抱着回忆,继续,走下去。

      我们,真的敢爱敢恨吗?而生活,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吗?

      或者我们,该如何放弃一个喜欢的人?

      关于,我爱你。。。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